光大彩票-陈柏霖好贱啊哈哈哈我的妈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光大彩票 > 新闻资讯 > 陈柏霖好贱啊哈哈哈我的妈
陈柏霖好贱啊哈哈哈我的妈
发布日期:2022-07-19 19:27     点击次数:177

有一天,陈柏霖走进了一家面包店。正准备结账时,突然冲出来一个孩子:爸爸爸爸,我要买这个。陈柏霖懵了:什么情况?我哪来的孩子?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孩子睁着大眼睛,一脸坚定 ……别怕,这只是剧里的情节。但却是喜闻乐见:陈柏霖终于喜当爹了!B 站目前最火的律政剧,《正义的算法》。男主是十一年没有演台剧的陈柏霖。18 岁的张士豪、28 岁的李大仁、如今 38 岁的他," 人就是会在不同年纪反复爱上陈柏霖 "。女主是《火星情报局》站在汪涵旁边的 " 雪糊 "郭雪芙,早年是宅男女神。这几年在《华灯初上》等剧里磨炼,演技也受到肯定。至于萌娃,肉叔想到的却是—— " 阿尼亚没有母亲好寂寞。"是的,没有苦大仇深,却也没有轻飘悬浮。忍过前 2 集,这是部顶好的下饭剧。角色,爱上剧的开始《正义的算法》故事很简单:陈柏霖郭雪芙二人冤家对头。一个是风流痞帅的大律师刘浪,一个是天然呆的菜鸟林小颜。因为一宗食品安全案,二人意外成为同事,每天互黑斗嘴,深入一个个案子。痞帅霸总,傻白甜菜鸟?我们看得够够的了!且慢,肉叔觉得,《正义的算法》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如何由看似俗套的人设开始,划出一道完整的人物弧光。拿刘浪来说。刘浪初登场简直是俗套中的俗套。顶着 "行走的费洛蒙"title,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浮夸油腻。不讲正义,只讲金钱,百分百为雇主争取最大利益。理想主义早磨没了。生活里总是满口粗话,以至于 B 站引进版本不得不后期以哔哔哔消音,工作上也是只讲胜率,对后期分成谈得比官司还认真。就像李狗嗨,胜者即正义。但一个萌娃出现了。陌生小男孩良良,突然在面包店里大撒娇,抱着刘浪喊爸爸。更离谱的是,还弄丢了对刘浪不利的证据,让他直接丢了工作。这些完全改变了刘浪的人生。刚开始他一直不爽。但好汉也顶不住萌娃啊,在和良良相处的过程中,他们越来越有爱,越来越像一对父子。虽然——你管我叫我爸,我管你叫哥,各论各的。比如,说好和良良一起表演陶笛,却因为开庭失约了,后来会专门为孩子准备一次表演补上。你可以看到刘浪受林小颜和良良的感染,一点点转变的痕迹。他在贪财不正经之余,找回了很多正形:隐约有泪地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或者苦心帮助离婚夫妇走出心结。其实开头那些什么霸总、傻白甜这些词,用在刘浪和林小颜身上都合适,但,也都不合适。因为好的角色,不只是人设。而是可以让人相信,远在这段故事发生前,他们就生活着,存在着。肉叔想起《十三邀》里,作家金宇澄关于 " 渣男 " 的一段话:" 渣男 " 这个词最不好(人)本身是非常复杂性的东西 …… 这个也渣男那个也渣男你把这么复杂的人性变化你用这么低能的一句话就去涵盖它是的,当编剧写一个角色时,如果只想到这些低能的语汇组建的人设,那角色也就仅止于人设,而不是人。但在《正义的算法》里可以看出,他们都由一个俗套的人设出发,不断地反套路,生发出角色的内在。让角色越来越厚实、多面、可爱。毕竟,角色,是爱上剧的开始。律政剧 or 偶像剧?初看《正义的算法》前两集,你可能会觉得:蛤,这画风太浮夸了,这表演太刻意了,这剧情太失智了吧。陈柏霖在剧中的表现基本如下:

这到底是部由精彩案件组成、人物大肺活量在法庭口吐莲花、挖掘社会切面的正经律政剧?还是又一部帅哥美女披着律师外衣走秀的职场偶像剧?没毛病,刚开始肉叔也这么怀疑。但当人物落定,开始进入正式的案件时,上面的问题一下都找到了解释。以工地案为例。工地发生火灾,被老板安排加班的阿勇丧生了。一个破落的小巷里,如今只剩妻子、年迈父亲和得白血病的儿子。更惨的是,因为被骗着签了一个放弃协议,争取赔偿的事难上加难。刘浪和林小颜经过实地调查,决定从劳动合同和承揽合同入手。二者的区别在于:1、劳动合同劳动者在对方组织管理下工作,而承揽合同承揽方独立自主工作;2‍、劳动合同劳动者对非自身的过失所造成的损失不承担责任,而承揽合同承担风险。简单来说就是,黑心公司说和工人们签署的是承揽合同,自己承担风险。但又压迫不懂法的工人在组织下高负荷工作。本身就违法了!这就是关键漏洞,所以即使阿勇自愿签署放弃,但劳基法不容放弃。事情本来皆大欢喜,500 万赔偿都下来了。但意外又来。刘浪在医院里看到了一个神秘男子,觉得奇怪,于是赶紧追了上去。居然是阿勇。他没死,而案子还有一段隐情。原来,当天夜里还有另一个人在现场:罗满。罗满是个泰国黑工,心地单纯善良,为了孩子老婆在外辛苦,还主动帮跛脚的阿勇干活。当天,他甚至陪阿勇夜里一起加班。但就在他拿阿勇的钱包去买饭时,工地着火了,罗满葬身火场。阿勇慌了。下意识里,他忽然想到可以诈死骗保,把钱寄给二人的家人。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在这个案子里,社会的法理和情义出现了巨大的对撞。阿勇诈死骗保,不论出于何种因由,都是违法的。但你可以看到在社会底层,人们守望相助的状态。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但在对压迫自己的黑心老板时,他们无力说出一个不字。只有忍耐,等待身体的那根弦,绷得太紧,以致断掉。被榨干,都算是幸运的。刘浪劝阿勇认罪后,在法庭上说道:他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我只希望庭上能够在处罚我当事人的同时还他一个公道也希望能有认罪协商的机会这让 Sir 想起了罗翔老师在讲座里提到的:法益作为入罪的基础,伦理作为出罪的依据。法律不是死板的条文,而永远是平衡的艺术。《正义的算法》里还有各式各样的案子,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有医生急救路人,却上演农夫与蛇;有幼儿园超收甚至虐待孩子等等。在这一个个案子的引导下,社会的切面编织成型。这就可以回答前面提问的:律政剧还是偶像剧?偶像剧,是借了一个律政的制服穿上,行的还是走秀卖颜的路线。它不能为人们了解法律,有一丝丝展示,都可能是误导。而真正的律政剧,是脱下外界对这个行业固有认知的外衣,展现他们作为你我他一样的血肉内心。它可以唤醒一种朴素的正义心,可以让我们听到远方的哭声。这就是为什么《正义的算法》有日剧的笑闹风格,主人公哼哼哈哈地演得很夸张,我们觉得它是有现实感的。而《精英律师》《女士的法则》之类的剧,虽然发生在写字楼里,演得也较为自然,但它们完全是一种误解。它们不明白:案子,一定是推动律政剧剧情的引擎。于是连律师 up 主也在感叹:终于有一部 " 正常 " 的律政剧了。小小的奇迹那为什么说《正义的算法》是最近最好的下饭剧呢?因为,它仍保有一种小而美的感觉在。首先,对案子的选择上,力图平实近身。没有什么大案疑案,没有太过破碎伤痛,但依然能做到不平淡。在深入案子的肌理时,也能做出厚度。比如幼儿园一案。良良所在的幼儿园涉嫌超收。每次教育局来查,幼师就会带着孩子躲到黑暗的地下室或面包车里。良良在幼儿园被欺负,但因为被老师 " 恐吓 ",不敢说出实情。最后刘浪想办法取证,是用了良良的玩具——" 杯杯侠 "。刘浪在良良的胸前挂上小摄像机。孩子便会觉得,这是记录杯杯侠大战黑黑怪的冒险故事。这样既保护了孩子的通信,没有过早地让他直面现实,又拿到了罪证。其次,闲笔细密优秀。在主线案情的进展中,常常会有一些支线并行。比如一个女强人被网络骗爱的故事。女强人在网络认识了一个小男生,刚开始他无微不至,谁知等她为他花了一百万后突然变得冷淡。典型的网络骗爱。只是在最后,小男友落网时,她隔着玻璃看到他的背影,居然选择了原谅。为什么?恋爱脑?那你一开始委托律师干嘛啊?回过头来我们再看这集的标题——爱的算术题。这是爱吗?还是算术呢?其实,这就是一个开放性的命题。她虽然看似糊涂,但心路历程却又清晰。对这样一个中年女人,爱,也许就是快乐过。最后,剧作风格和演员都很可爱。陈柏霖和郭雪芙都不算强演技的,但《正义的算法》里就很舒服自然。哪怕二人的斗嘴,比较少看台剧日剧的朋友,会觉得小无聊,好像哼哈二将。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样浮夸的表演,更挑人。看着刘浪,也许你会想起当年那个张士豪。也许多年后他长大了,站在蓝色的大门前,下午三点的阳光下,他变成了这样的大人。演良良的小演员更是长在了大家心巴上,呼唤天降萌娃。最近怀旧风大吹。我们青春时看过的台剧,一部一部地随着女主角的翻红,都重新焕发生命力。" 天空是绵绵的糖,就算塌下来又怎样?""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人们开始回忆那年的《流星花园》、《微笑 pasta》、《我可能不会爱你》…… 回忆那些漂亮的男男女女、那些不可思议的相遇,那些怪可爱的打情骂俏。当时的那些剧,拍得未必有多好。但至少,我们可以放松下来欣赏,与之共情。今天的很多剧,即便我们麻醉自己这是肥皂剧。也会觉得过于成熟,粗放,假甜。是剧拍得越来越差了吗?倒也未必。可能是,当一部剧的投资越来越大,在这滚雪球的过程中目的也就越来越不纯,所带来的直观感受,就是剧本身,也走样了起来。这个时候," 小 ",反倒是一种稀缺。小和少是能抚慰人的。因为有时候,青涩,小而美,才更加可爱动人。今日打工人:冰冻白开水

还没看爽?来瞅瞅这几篇呗:

凉透了?她一哭你还是得投降

大仁哥冲啊!!!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