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彩票-不谈朱一龙,只谈那些被视为禁忌的恐惧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光大彩票 > 新闻资讯 > 不谈朱一龙,只谈那些被视为禁忌的恐惧
不谈朱一龙,只谈那些被视为禁忌的恐惧
发布日期:2022-07-01 19:06     点击次数:140

推了又推,终于在这周看到了《人生大事》。离场时,想起许巍的一首歌: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

在中国的传统中,出生死亡是两件大事,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是人最 " 干净 " 的时刻。

只是,人们往往喜谈生,忌谈死,平白给了死亡一种禁忌的含义。

而《人生大事》,说的正是这样的禁忌。

一次殓葬,相互成全

故事,从一次入殓开始。

莫三妹是个吊儿郎当的男人,花衬衫大裤衩,走起路来横冲直撞,乱扔烟头随地吐痰,整个一个胸无大志的 gai 溜子。

最重要的是,他的职业让人避之不及——殡葬师。

很多人对影视中殡葬师的印象,大多来自日本那部以这个职业为名的电影。

不过在《人生大事》里,为生活所迫而做着这份工作的莫三妹,与温柔细致的小林大悟几乎完全相反。

莫三妹几乎是闯着进入了死者的家,就那么随意地跪在尸体的身边,手法娴熟,毫无感情,甚至还嚼着口香糖。逝者是一个老太太,在莫三妹眼里,这是一次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工作。

唯一的变数,是那个突然跳出来,像哪吒一样举着红缨枪,大声质问 " 你把我外婆弄哪里去了 " 的小女孩。

莫三妹,自此和女孩小文牵连了起来。

《人生大事》的整个故事,可以理解为一次相互成全:莫三妹让小文懂得什么是死,小文让莫三妹明白什么是生。

小文是个谁见了都头疼的野孩子,脾气大不服管,起初莫三妹对她也很不耐烦。尤其是,她看到莫三妹把外婆装进一个盒子里运走了,于是追着莫三妹,大闹了别人的葬礼现场。

终于有一次,逼得莫三妹气愤不已地指着烟囱对小文吼:"你外婆被烧了,变成烟了,飘到天上去消失了,以后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小文楞了一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人生的第一次死亡教育,就是这么残忍。

莫三妹到底不是个恶人,他骨子里是善良的。他慢慢熟悉了小文,心疼她突然失去至亲的伤痛,于是改口说:外婆飘到天上,变成星星了。

外婆去世后,小文成了万人嫌。莫三妹不知搭错哪根筋,插手了小文的生活。他带着小文出入自己的工作场所,在这个被别人看来 " 晦气 " 的地方,小文慢慢明白了什么叫死亡。

而另一边呢?没心没肺的莫三妹因为小文而多了一份牵挂。

莫三妹原是个生活中的 loser,被父亲看不起,被女朋友戴绿帽,打架斗殴进过局子,出来后依旧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做什么都不上心。他的变化,也是从小文来了之后才开始的。

一次小文在学校闹事,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因为殡葬师家族而被嘲笑的往事,于是毅然带着小女孩走到众人面前,道歉认错。

道歉的背后,却是他真正开始直面这份职业。

也是因为小文的关系,他和一生心结的父亲和解了。到了电影快结尾的地方,江边燃起了绚烂的烟花,烟花里是父亲的骨灰,那转瞬瞬即的美丽,在镜头下却显得持久而缓慢。

忌谈死亡,但也有例外

《人生大事》的灵,很大程度来自于两个演员。

朱一龙曾 " 蹲守 " 在殡仪馆的停车场,直到看到一个剃着圆寸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发语音,痞里痞气的小伙子," 莫三妹 " 这个角色在他心里落到了实处。

于是他也剃了圆寸,穿着大裤衩子花衬衫,趿拉着一双妥协," 扔到大街上都找不到他 ",痞里痞气没了一点往日作品中温润如玉的公子形象。

混用方言和普通话的方式,又让莫三妹更加真实,武汉话让莫三妹这个角色活了起来。

而电影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小文的扮演者杨恩又。

片中的小文哭了好多次,因为惊吓、害怕、喜悦 …… 对成年演员来说都很难的表演,杨恩又居然能把不同层次的哭的情绪,准确地传递出来,也因此,小文几乎承包了全片的泪点。

一个 7 岁的小女孩,仿佛住进了小文的身体,同她一起懵懵懂懂地认识 " 死亡 " 这个晦涩的词。她的倔强,她的无助,甚至能让我们认为她是全片演得最好的演员。

结尾那场戏里,她大声说着:我的爸爸叫莫三妹,我家住在 " 上天堂 "……我想,没有人会在此刻忍住泪水。

最神奇的是,这样一个奇妙的父女组合,带给了我们一个华语片中鲜少提及的话题,死亡与殡葬。这个题材的稀缺,大概与中国人忌谈死亡有关。

2010 年的《父后七日》,大概是关于葬礼的、最好的华语片之一了。

电影很简单,七日守孝,台湾乡下各种传统礼节展示个遍,一个个黑色幽默下来,却意外显得平淡而克制。

但也许正因这种平淡,才更契合送葬的心情,也正是这种克制,才更能在影片的最后让人感受到几乎决堤般的感动。

这也是以往丧葬题材电影常见的样子,它们往往通过一场葬礼来回溯死者的一生,重点放在与生者的情感纠葛上面。

比如大鹏的《吉祥如意》,拍摄和现实虚虚实实相交映,影片里最有意思的一个场景是老人去世,扮演女儿的女演员异常悲痛,真实的女儿却毫无反应,荒诞而现实。

或者《花椒之味》,它其实把时间拉长了,拉到了葬礼之后的几个时间节点上,温情脉脉,几乎是通过回忆完成了与父亲的和解。

文艺片《妈妈和七天的时间》,截取了关于母亲的记忆,电影冷静而压抑,克制而愤怒,既表现出了怀念,也表现出了那一代女性所遭受的不公。

当然也有讽刺的,比如《孝子贤孙伺候着》;关怀现实的,比如《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喜丧》,讲的是一个老太太晚年没有尊严,在被迫着去敬老院的前一晚吃药自杀,但是子女们呢,却似乎都松了一口气般,给她办了一场 " 喜丧 "。

这几乎就是一个 " 生不如死 " 的隐喻。

相比这些,《人生大事》没有那么沉重,但也是在探讨生死这样的话题。

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是,人生除死无大事。意思是人生在世,你看透了死亡,其他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未知死,焉知生?

于是从头到尾,我们见识了小朋友对于死亡不理解,而大闹丧礼现场,只因以为莫三妹把外婆装进了大盒子里。

小朋友把丧礼流程当节目表演,气得同学妈妈直骂 " 晦气 "。

还有莫三妹每天都在经历的,葬礼的世情百态,甚至还有提前办葬礼这样荒诞不经的故事。

这大概跟监制韩延有关,毕竟,他的前作《滚蛋吧!肿瘤君》《送你一朵小红花》也在同样探讨生死,这方面,驾轻就熟。

从死亡之中,看懂生的希望

虽然是丧葬题材,但电影中重点刻画的死亡却只有三场:外婆、小女孩、父亲。他们指向的是同一个词:星星。

外婆的故事我们前面有说,当莫三妹告诉小文这句话时其实便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死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这是一种美好愿望。

小文想把这种愿望变为现实,在她看到小女孩骨灰盒上的照片,便问:她也要被烧成烟吗?

变成烟可以,但最终还是要变成星星的,于是她拿起画笔,在骨灰盒上画满了星星,她希望,她会变成更闪耀的那一颗。

等到了父亲的葬礼,就更直接了,江边的烟花,那何止是一颗星星,简直是繁星满天。

那么,为什么是星星?仅仅是莫三妹的随口一说吗?

或者更重要的是因为,虽然我们触摸不到,但它是相对永恒的。

在面对死亡的话题时,韩延向来都很积极,角色或者很丧,但最终都会找到一个温暖的出口。

道理很简单,只有直面了死亡,才能更懂得活着的意义。

而《人生大事》里,不但是通过喜剧来消解我们对死亡的恐惧,更是帮我们理解了死亡这件事本身。

就拿莫三妹的情敌死亡这件事来说。

莫三妹被戴了绿帽子,对象还是让自己进监狱的人,有钱有势,连打都打不过,憋屈。

然后突然有一天,前女友找上门来,说那个人被撞了个稀巴烂,连人都看不出来了,要三妹帮忙殓葬。

是个人大概都会拒绝,莫三妹也是这么做的。

但,变数出现了:感情。

因为莫三妹对前女友的感情,也因为前女友对男友的感情,似乎在人死去的那一瞬间,所有恩恩怨怨都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美好的回忆。

一如,小文对外婆的思恋,你说她们的生活中没有糟心的事吗?当然有,只是人死如灯灭,灭了之后,我们唯留思恋。

思恋,才是永恒的。

于是,他尽心尽力,甚至因此与父亲和解,而在这过程中,也真正懂得了尊重死亡这件事。

所以你看,《人生大事》说了那么多的死亡,着眼点却还是在 "生" 这件事上。

电影的结尾,几个失意的人坐在了一起,坐过牢的、做过小偷的、做过小贩的、被遗弃的 …… 看着星光点点,找到了生的希望。

结语

在看《人生大事》的过程中,总会笑着笑着,冷不防就出现了一个泪点,这大概是主创有意为之。它是用喜剧的方式来消解严肃思考的沉重,但同时,又不至于远离观众,对于商业片来说,这已经足够。

从 2019 年底到现在,三年的时间,生生死死的事,我们也见得太多。

每天的新闻里、社交媒体上、大爷大妈的闲聊中,我们总能感受到一些沮丧,总能产生一些世事无常的恐慌。

不得不,无法不真正地去面对死亡这件事了。

如开头所说,我们总是慎谈死亡,筷子插到饭里会被骂,不敬死者会被打,那是一个幽暗而神秘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们幻想了漫天鬼神,却从未正视过它。

在这种情况下,《人生大事》便仿佛是一次机会,我们跟着莫三妹,跟着小文的视角,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去思考,死,究竟意味着什么。

于是我们看到,有人悲痛欲绝,有人不知所措,有人毫无感触,有人坦然接受 …… 当莫三妹抢夺着把父亲的骨灰随烟花撒向天空的那一刻,我们忽然意识到,也许,死是一次对生的解脱,生是一次对死的准备,莫三妹通过一次烟花释然了父亲对二哥的心结,也释然了自己对父亲的心结。

当然,你可以说这过于乐观了,但人总是会因为乐观才被治愈,不是吗?

所以啊,请记住这一点,人生所有的困苦与沮丧、悲痛与无奈、挫折与隔膜,都不过是当下的一件小事,都终会得到解决,沉溺于伤感的情绪中,不如多看看身边的人。

毕竟," 人生除死无大事 "。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怎样理解人生大事?

来评论区说说吧

上一篇:

拓展阅读:

- 今天头条の作者 -

你的小仙女 E 姐,无所不能的豆包,爱电影的油梨

值日生:菜籽 美术:树懒



相关资讯